“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当降本增效、“裁员”广进成为一种新常态,越来越多大厂员工开始在社交媒体分享离职前后的生活。

三年前流行晒“我在字节跳动工作的一天”和工牌,三年后最火的小红书文案是“裸辞,更适合中国宝宝的医美”。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拿到多少补偿,2N还是N+1?和金钱相关的问题自带讨论度;离职后要怎样享受世界?读研、重新开始、换一种生活方式?每一个都是让互联网深度用户敏感的热词。

大厂不仅是职场博主的光环,也是离职博主必带的标签。去年,因为离职二次出圈、引发轩然大波的人是前格力接班人孟羽童,如今她在小红书吸粉146.4万,属于头部博主;今年5月,百度副总裁璩静发布的短视频引发大量争议,以光速离职收场,从霸道总裁秒变大厂离职员工,抖音主页只剩一条道歉声明。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图源:小红书账号@孟羽童Morita

在大环境不甚明朗的前提下,做自媒体,成了许多年轻人在考公之外的第二个终极梦想。毕竟,网红是个性价比极高的工种,自带引流属性。老板们也跃跃欲试,把艺术照印在公交车车身的格力董事长董明珠是企业家里做网红的先行者,小米创始人雷军则在今年成了爽文大男主、车圈顶流。

大厂人嘛,发什么内容都能成职场博主。离职博主以一种“以身作则”的姿态出现,让很多职场人找到了同类,他们也得以在短期内获得流量亲睐。但在同质化内容层见叠出后,离职博主的路还好走吗?

“离职”博主的内容公式

过去10年,互联网公司的规模一步步壮大,但当人口红利、流量红利消耗殆尽,以规模换增长的发展模式便难以为继,大厂强调降本增效,人员优化的消息几乎每个月都会传出。

据《市界》消息,2021年12月底,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员工总数达到259316的历史高位,但由于多条业务线处于亏损状态,且投资收益不达预期 ,公司整体增收不增利,其人员持续收缩,截至今年3月底,阿里巴巴员工总数减少至204891人,两年多的时间共计减少了54425人,其中,今年一季度就减少了超1.4万人,创下单季度减员人数新高。

与之对应的是,用户对职场话题的关注度与日俱增。

抖音热点、巨量算数联合发布的《2023抖音年度观察报告》透露,2023年1月至10月,在抖音知识类别的视频播放量排行榜中,职场位列第八。

千瓜数据最新调研显示,近一年,在小红书,与“打工人、职场”相关的笔记声量增长440%+,预估互动总量增长128%+,热度高涨。在小红书,我们能够搜索到在各个互联网公司工作的职场博主,他们分享面试经验、传授汇报技巧、吐槽同事和上司、点评老板,不少人凭此收获了粉丝和商单。

卡思调研一番后发现,职场类目下的细分赛道——“离职博主”已成型。据不完全统计,在小红书账号主页或视频里强调“从大厂离职”、有一定粉丝体量的小红书账号超过100个。其中,头部职场博主@姜Dora在此 在小红书积累了28.5万粉丝,全网粉丝近200万,早已成为全职自媒体创作者。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图源:小红书账号@姜Dora在此

大厂光环,是离职博主或裸辞博主能够吸粉的重要原因。智联招聘发布的《2023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2023届毕业生期望就业的行业分布中,IT/通信/电子/互联网占比为25%,排名第一。

卡思总结了离职博主的内容模板:其踏入赛道的第一步,通常是宣布离职消息,晒出离职前后对比照,拿着工牌证明身份,再配上一首欢快的BGM。或者,像明星微博的分手官宣:阿里/字节/腾讯拜拜,各自安好,江湖再见。

明星创业者也玩“辞职”这一套,2023年5月,主打无性别概念的服装品牌boise创始人高调宣布卸任,他表示要全身心投入到”内容创业项目中”,其小红书账号@Bill刘光耀 的第一条笔记标题是《干了五年CEO的我,辞职了》,如今总粉丝量达到11.2万,视频内容大多是对镜口播。

第二,靠分享离职仲裁和谈判经验走红,或者全程直播被裁员或从策划离职就开始的心路历程。

第三,大厂内部消息播报,宛如一个“大厂茶水间bot”账号。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字节跳动的下午茶选品试吃、Last Day知无不言,到腾讯的实习生群面现场、管理层讲话分析,再到阿里业务线裁撤变动、内网八卦帖爆料。

当然,主动辞职比被裁更能吸睛。卡思常常看到,有人会在离职前发笔记预热,标题往往是《点赞过100次我就从XX公司离职》,而网友也会秉持助人为乐的精神将点赞拉到数千甚至上万。

官宣离职不是万能的流量密码,将离职作为账号起点或者噱头的博主,必须有某个技能或者特长,最好是提前构思自己账号的独特卖点。

有人成为数字游民,有人开启全球旅行,有人记录去大理旅居的日常,后两者都已经脱离了“职场”和“办公室”的范畴,走进了旅游博主、生活博主的圈子,践行“人生不是轨道,而是旷野”的信条。这两条赛道相对宽广,可供发挥的选题空间较大,但也很考验博主的持续创作水平。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图源:小红书账号@YuleWo

还有人另辟蹊径,从离职当天开始创业,成功与否似乎不是最重要的,记录“自己当老板”的过程是核心。

博主会从“裸辞倒计时”开始发布内容,记录“ 想开咖啡馆的第XX天”,数据最好的一篇笔记标题通常是“年薪XX万,我终于从大厂裸辞啦”。

大部分情况下,开咖啡馆是一个赔钱的事业。《三联生活周刊》今年4月发布的一篇文章就记录了大厂员工离职后开咖啡馆的故事,标题却是《大厂离职开咖啡馆:“没有比上班性价比更高的事了”》,其中一位店主还在小红书回应了网友关切,“大厂的经验很难复制在实体经营上。”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图源:小红书账号@HEA Radio

也许是离职博主的赛道太过火热、样本过多,已经有人瞄准了一个新赛道——研究离职博主。

账号@大厂离职博主观察员 于5月30日开启更新,主要更新从大厂离职后的博主人生新去向和流动趋势,短短7天吸粉5000,已经超过了许多职场博主耕耘一年的成绩。如果要总结这位博主迅速起号的原因,那大概是“卖水者比淘金者更容易变现。”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图源:小红书账号@大厂离职博主观察员

谁会为离职博主买单?

诚然,职场赛道话题不断,大厂工牌也是一种鲜明的账号标签,但这种标签在泛滥之后就有些贬值的意味了。

从内容层面来看,离职博主的第一层风险在于,很多用户欣赏的往往是离职博主在大厂的工作经历,而非其本人的性格魅力,在其脱离“大厂打工人”身份后,用户很可能失去持续关注的动力。

第二,大厂背景是是一把双刃剑,既能带来光环,也会暗藏口碑翻车的风险。

今年五一假期,简介为百度副总裁璩静的账号,在抖音平台发了4条短视频、涨粉近百万。但视频中的观点却引发大面积争议,并登上微博热搜,比如“员工闹分手提离职我秒批”“谁挣钱多谁买单”“公关人春节周末没有假期”“职业女性对于家庭的最大遗憾”等话题。此外,其账号系购买、涨粉情况诡异的消息也引发了讨论。

5月9日凌晨,璩静在朋友圈致歉,“发布短视频之前,我没有事先征求公司意见,不符合相关流程,也不代表公司立场,特此澄清和道歉。视频中很多不妥不适之处,使外部对公司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产生误解,造成了严重伤害,也在此诚恳道歉。”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

图源:璩静的微信朋友圈

同一天,媒体发布消息,璩静已提交离职手续,其在内部沟通App如流上状态显示为“已离职”。有网友在评论区借璩静之前的视频玩梗——Robin:“副总裁离职我秒批”。

在内容风险之外,职场博主的商业化也存在较强的局限性。职场博主的变现方式主要分为三种(离职博主也包含其中):

第一,知识付费,涉及面试咨询、简历修改、课程售卖等。这类职场博主会将选题和变现紧紧绑定,试图通过付费内容赢利,比如教别人怎么找小红书应届 offer,或者怎么通过面试、简历如何优化,或者如何做成长自媒体。

不过,副业打造、情商培养、述职包装等职场通识类课程的同质化严重,能否实际带来效果,也会成为衡量博主能力和人品的金线。卡思注意到,近期有大学生开始在账号主页表示“接单简历修改”,底气来源于自己在大公司实习,之后被用户发笔记质疑其资质,大学生迅速删帖、销声匿迹。

关于“大厂离职员工转型职业成长博主”的负面讨论也不少。部分用户在社交媒体表达了质疑:“真的在做副业的根本没有空教别人好吗?”“又要大厂光环,又要自由自在,又要精致多金……这些教人大厂毕业副业变现的就是卡准了用户既要又要的心理。”

第二,广告投放,对接品牌方,比如教育培训机构、保健养生产品等。相对来说,职场博主能够接洽的品牌有限,在没有大面积破圈之前,他们很难成为美妆、汽车等投放需求较大、出手大方的品牌选择的对象。

像孟羽童这样商业化能力很强(合作对象:欧莱雅、海蓝之谜等知名品牌)的博主,是极少数,对内容质量、拍摄和剪辑呈现都有较高的要求,很多单打独斗的离职博主难以做到。

第三,直播带货,收取佣金和坑位费。和第二种变现方式类似,竞争激烈,选品范围较窄,用户买单的可能性较低。

在劳资纠纷增多的背景下,失业、离职后转型职场博主的互联网公司员工不在少数,但这并不是一条好赛道。因为用户越来越理性、内容创作亦十分内卷,“离职博主”或许是2024年最先被“证伪”的赛道。如果说去年“裸辞”还是流量密码,今年在审美疲劳后,用户已经出现了对职场博主的厌倦。

卡思认为,离职博主能够产出爆文和爆款视频,有流量红利的成分在,但更多的是压力。不管是离职博主,还是更广泛意义的职场博主,都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来源:卡思数据

“离职博主”扎堆小红书,“失业”成了新流量密码》有一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